民丰农化:“好帮手”

爱游戏门户登录

详情介绍

  2001年5月14日至5月18日,中国证监会重庆证管办对民丰农化进行了巡检,发现公司截止2000年年报发布日,对大股东重庆农药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农化集团)的其它应收款多达33612.72万元,除掉项目收买款2.3亿元外,公司还为农化集团代垫各种金钱1亿元左右。其间,以自有资金5846万元作为2万吨/年红矾钠项目收买预付款,为农化集团代垫员工开支758万元,代垫水电气款504万元,还代垫资料收买款911万元。6月27日,公司董事会装腔作势地经过了《整改陈述》,许诺彻底解决上述问题。

  但说归说,做归做,公司作为大股东的“好帮手”,一边写整改陈述,一边却知错不改,两面三刀,持续私自为大股东代垫各种金钱,损害中小出资者的利益。

  从2001年6月8日到9月6日,公司在前次查看后又为大股东代垫各种金钱4515.93万元,其间包含偿还告贷及利息3459万元,代垫工程款402.53万元,代垫资料及设备款327.50万元,代垫员工工资225.90万元、员工医药费42.30万元、税金15.60万元、动力费8.70万元、住宅基金7.30万元以及其他款27.10万元。更为恶劣的是,民丰农化触及很多项意图资金移用,不光未经董事会抉择,并且也未实行相应的信息发表责任。因为民丰农化董事会未依法实行职责,其董事长王泉虎和有关董事以及董事会秘书严峻违反了对上市公司及整体股东的诚信责任,属严重渎职行为,且情节恶劣,因此,在11月初遭到中国证监会的揭露斥责。

  其实,民丰农化作为大股东的“好帮手”,并非始自本年。公司自上市以来,一直都在为大股东获取分外利益。

  1999年9月16日,公司股票上市。9月28日,公司上市缺乏半月,便急急忙忙与大股东农化集团签定《收买(出让)2万吨/年红矾钠技改项目弥补协议书》,将公司征集资金用于预付收买农化集团的红矾钠项目金钱。为了添补农化集团红矾钠项目巨额资金缺口,公司不吝改动部分征集资金投向,还向银行假贷。截止2000年11月30日,公司累计向农化集团预付3.5亿元。其液相氧化法清洁工艺技改项目原拟投入4000多万元,但实践上只投入702万元,其他的3593万元被改作用于收买大股东的红矾钠项目。别的,公司还经过银行告贷11407万元给大股东。数亿元资金早早地就拿给大股东花去了,而《收买(出让)2万吨/年红矾钠技改项目合同》公司直到2000年12月27日才与农化集团正式签署,且是按点评值33625.70万元进行收买,而农化集团的实践投入只要17516万元,收买价比大股东的实践投入多出16109.7万元。

  民丰农化为什么会成为大股东抓钱的“好帮手”呢?大概是大股东太困顿了,所以,“饥寒起盗心”。

  民丰农化的大股东农化集团持有公司股份9117.1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8.82%,大股东在上市公司的权重虽大,但自身却是一个空壳。1999年,农化集团将首要经营性财物剥离到股份公司之后便堕入亏本,并且还背着红矾钠项目这个大包袱。据重庆华源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截止1999年底,农化集团净利润亏本3137万元,而2万吨红矾钠/年技术改造项目则是农化集团留下的一个半拉子工程。从1993年国家计委以计源〖1993〗1124号文同意项目可行性研究陈述,到1995年以特急出资〖1995〗2291号文同意项目开工,再到公司1999年上市,总共拖了近6年时刻,工程预算也从开始的19772万元增加到34017万元。因为资金缺口大,农化集团在投入17516万元今后便无力再进行投入。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经过上市公司才干抓到钱。所以早在1999年5月29日,农化集团就与民丰农化签定了《关于收买(出让)2万吨/年红矾钠技改项目协议书》,约好公司在发行A股征集资金到位后,用征集资金收买该项目。这便是大股东农化集团剥离财物让民丰农化上市的底子意图。

  民丰农化作为大股东的“好帮手”,实在太显露了,因此,被监管部门抓了个正着。公司不得不又一次装腔作势布告整改。怎么改呢?2001年11月10日,公司发布董事会布告,称为了赶快回收告贷,纠正过错,公司拟收买农化集团土地使用权,用收买款冲抵农化集团欠款。公司收买农化集团的土地使用权包含2万吨/年红矾钠技改项目土地使用权,面积136050平方米,红矾钠分厂土地使用权,面积15887平方米和铬渣场土地使用权,面积44117平方米。此前,上述三块土地公司均为租借,其2万吨/年红矾钠技改项目土地使用权是本年年初才签定好的租借合同,三块土地的租借期长达20年-50年,而每年租借费只要99.83万元,现在却要把它买回来。

  大股东卖地还账的事已不罕见,大都是漫天要价,经过卖地让上市公司大出血。而此次的民丰农化的大股东将怎么确认所卖地皮的价格,会不会比深圳、上海的地皮还贵,出资者无妨拭目而待。

  [作者声明]在本组织所知情的范围内,本组织以及产业上的好坏关系人与所点评或引荐的证券没有好坏关系。本咨询文章纯属本组织及分析师个人观点,不构成具体操作主张,仅供参考。出资者据此入市,危险自担。



上一篇:重庆民丰农化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分置变革计划施行布告
下一篇:“大户年代”下农化工业需求何种人才 听听专家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