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草除根效果好的除草剂有哪些?赶快转起收藏!

爱游戏门户登录

发布时间:2024-03-02 10:34:02

  农田杂草种类全国有近千种,对作物造成危害减产的主要种类有20-30种。据研究30cm耕层每平方米有杂草种子5万多粒,由于杂草生物学特性,深度、休眠期等差异,杂草种子年年发芽出土,成熟的种子回归入土,从始至终保持总数变化不大的状态,不管人们消灭杂草付出多大代价,杂草是消灭不了的。有些杂草可与作物伴生,如小麦间种草木犀,玉米田种小冠花等,具有增加土壤肥力,供给作物营养,促进生长等作用。

  要转变观念,克服一知半解及人类自私心理,一定要学会和杂草和谐共处。对杂草不要讲消灭,杀死,而是采用综合措施,如农艺、化学、机械等措施控制危害。自从有了除草剂,一些人认为除草剂万能,忽视对除草剂的学习、选择及使用技术,选用适用的植保机械及规范使用技术,以及农艺措施的科学运用,导致难治杂草种类增加,药害严重。

  要改变除草剂药效评价方法,以杂草鲜重减少率替代数量法,杂草鲜重减少80%以上可有效控制杂草危害,特别是多年生杂草,抑制生长,不影响作物生长和产量及经济效益。

  采用各种农艺、除草剂、机械等措施,将杂草危害控制在经济、生态、社会三效应允许阈值之内,目前使用除草剂药害严重的多是为了消灭某个杂草,过量而重复多次使用除草剂造成的,减产40%-60%,甚至绝产。内蒙古东北部、黑龙江省西北部为防治大豆田问荆,用氟磺胺草醚增加用量4-8倍,药害严重,2016年8月大旱,大面积绝产,多归咎于旱灾引起的。外来入侵的杂草在短时间内会造成危害,跟着时间的延长,作物、杂草与其互相适应,会抑制这些外来物种的特异繁殖,使其转变成普通杂草,逐渐减轻危害。

  除草剂的使用时期可分为苗前、苗后施药。苗前施药又可分为秋季、春季播前,播后苗前施药;苗后施药又可分为苗后早期、苗后中期、苗后晚期施药。

  苗前和苗后除草剂相比,选择哪一种施药时期好呢?一是根据我们国家气候平均状态随时间的变化复杂,杂草发生特点,种类多、杂,发生时期北方时间长,南方相对集中;二是要从杂草与作物竞争营养,影响生长发育与产量考虑,使用除草剂早用比晚用效果好,最好把杂草控制在发生早期,危害之前。除草剂苗前使用比苗后增加药效10%-20%,增产10%-30%,其中北方秋季使用除草剂对作物的安全性和药效最好,比春季苗前施药增产5%-8%,提高药效5%-10%。

  大豆、玉米、马铃薯、水稻、甜菜、花生、南瓜、蔬菜、棉花、果园等要以苗前除草剂为主,以苗后除草剂为辅,苗前应占85%以上(其中秋季施药占20%以上,春季施药占50%-60%),苗后施药占15%以下。

  水稻移栽田以土壤封闭为主,以苗后茎叶喷雾为辅,北方移栽田推广分期施药,移栽前5-7天是要100%,移栽后15-20天根据草情再进行第2次施药。

  选择除草剂品种安全第一,尽量不选长残留除草剂,如没有可替代品种,可降低用药量混用。

  黑龙江农垦总局植保站自1990年以来,对大豆(包括芸豆、红小豆、绿豆等)、玉米、小麦(包括大麦、燕麦)、水稻、油菜、甜菜、高粱、谷子、马铃薯、瓜类(西瓜、南瓜、甜瓜)、向日葵、花生、苜蓿等作物除草剂进行了系统的安全性和残留危害后茬作物评价,除草剂品种一般做3-5年的田间药效试验,多的做了6-8年的试验,研究认为,一种作物登记注册的多种除草剂对作物的安全性有明显的差异,不能不加选择地随意根据价格高低来选择。因此我们把除草剂分为三类,一类为推荐使用品种;二类为限制使用品种;三类为淘汰(不推荐)品种。

  安全性差的除草剂与安全性好的相比,水稻产量每亩差100-200kg,减产20%-40%;大豆产量每亩差50kg以上,减产25%-30%;混用配方和混配制剂之间产量每亩差30-100kg。小麦田用2,4-滴丁酯可使小麦减产7%-26%。作物种植结构调整应格外的注意长残效除草剂。这类除草剂在土壤中残留时间长,一般可达2-3年,长的可达4-5年,虽无除草作用,但可对下茬敏感作物造成药害,轻者抑制作物生长、减产,重者造成作物死亡、绝产。

  主要长残留除草剂品种有莠去津、甲磺隆、氯磺隆(绿磺隆)、甲氧咪草烟、咪唑乙烟酸、氟磺胺草醚、氯嘧磺隆、嗪草酮、异恶草松、唑嘧磺草胺、烟嘧磺隆、西玛津、胺苯磺隆、氯酯磺草胺、氟嘧磺隆、氟酮磺隆、氟噻草胺、氟磺隆、氯吡嘧磺隆、醚苯磺隆、灭草喹、甲磺草胺、二氯吡啶酸等。

  除草剂还需要注意飘移药害。飘移可使作物降低除草效果,对环境造成污染,危害敏感作物。容易飘移和挥发的除草剂如2,4-滴丁酯、禾草敌、氟乐灵、仲丁灵、异恶草松。2,4-滴丁酯,异恶草松等在气温15℃以上时,开始挥发飘移,随温度上升而增加,在逆温条件下可远距离飘移,达数公里,危害多种敏感作物。

  多年使用除草剂农田杂草种类减少,难治杂草种类增加,应该要针对田中的难治杂草选择有效除草剂。

  我国难治杂草种类有野黍、葡茎剪股颖、稻李氏禾、野燕麦、节节麦、看麦娘、牛筋草、千金子、硬草、双穗雀稗、碱草、狗牙根,鼬瓣花、大巢菜、卷茎蓼、龙葵、苍耳、鸭跖草、繁缕、马齿苋、婆婆纳、猪殃殃、牛繁缕、播娘蒿、田旋花、牵牛花、刺儿菜、大刺儿菜、问荆、皱叶酸模、苣荬菜,芦苇、水绵、野慈姑、泽泻、雨久花、慈姑、空心莲子菜、香附子、扁秆藨草、三江藨草、藨草等。

  如水稻移栽田控制扁秆藨草、藨草、三江藨草,移栽前选用吡嘧磺隆、或吡嘧·丙草胺泡腾片,移栽后选用灭草松、吡嘧磺隆、嘧啶肟草醚、双草醚,或唑草酮,或唑草酮+吡嘧磺隆混用。又如玉米田控制苣荬菜、刺儿菜、鸭跖草,苗前选用唑嘧磺草胺、噻吩磺隆,或唑嘧磺草胺+噻吩磺隆+莠去津,或唑嘧磺草胺+2,4滴异辛酯+莠去津混用。苗后选用烟嘧磺隆+灭草松,或砜嘧磺隆+噻吩磺隆(北方),或灭草松+莠去津。

  农业生产中的问题是选择作物品种积温不留满贯,错误认为早播种就抢到了积温。播种过早,温度低,作物幼苗免疫功能下降,出苗晚,生长发育缓慢,药害重,易感病,病害重,贪青晚熟大减产。

  传统播种期是在不施化肥、农药条件下,以平均气温稳定通过10℃为标准计算生育期和播期。经过多年研究与实践,选择日平均温度稳定通过13℃为计算生育期与播期新标准,也就是高产期,选择作物品种的新方法是退后一个积温带,遇大灾之年,仍能稳产高产、优质。

  整地要平细,务必使播种深度一致。播种过深种苗要消耗营养,造成弱苗与药害。

  制定安全使用农药规划和经济作物区划,限制某种飘移性除草剂在经济作物种植区使用。

  对易引起飘移药害的除草剂如2,4-滴丁酯用2,4-滴异辛酯替代。改进异恶草松的剂型,可有效解决挥发飘移药害问题。

  作物与杂草同步进化,各种作物都有伴生杂草与作物生态型相似,通过轮作换茬,更换除草剂可有效控制作物的拌生杂草,并避免杂草产生。密植有利于抑制某些难治杂草。

  当前农业耕作主体问题是耕得浅,耕层浅,只有10-15cm,土壤板结,坚硬,根扎不下去,土壤不透水,不透气,既不抗旱,也不抗涝,加重药害。当务之急要打破犁底层,采用机械深翻深松、深浅交替的耕作措施,2-3年伏天深翻一次,改善土壤理化性质,并将多年生杂草地下根茎切碎,经晾晒,可消灭70%,下茬使用除草剂控制效果好。

  根据杂草出苗期不同的特性,采用机械早春整地诱发杂草萌发,分期播种和分期控制杂草,同时保墒增加地温,促进作物种子早萌发出土,有利于培育壮苗。

  自从使用除草剂,有些错误做法如用除草剂后不宜动土,怕中耕破坏药膜,影响除草效果;或认为可以少耕,节省本金,结果是一场雨过后出一批杂草,不得不再用一遍除草剂。

  无论使用苗前,或苗后除草剂都要及时中耕,中耕有利于控制杂草,并且前期中耕有利于增加地温,促进幼苗生长,后期深培土有利于控制病害、抗旱防涝及防倒伏。一般中耕3-4次。作物拱土期进行浅中耕深松土,苗后进行2-3次中耕,最后一次要深耕培土封垄。

  目前农业生产中有个误区,一些人认为机械要适应农艺措施,如北方高寒地区玉米、大豆搞大垄密,在机械化标准差,农艺、除草剂使用技术水平低的情况下,近几年出现了化学除草失败,大垄栽培没有办法进行中耕导致草荒减产,不具备条件的最好改回小垄栽培。

  五、国内外最新除草剂登记使用研究进展1、巴斯夫推出创新除草剂Tirexor®和Voraxor®,新作用模式填补杂草防治空白2020年7月14日,巴斯夫创新除草剂Tirexor®获澳大利亚农药和兽药管理局APVMA)的批准登记,这也是该产品在全世界内的首次登记。Tirexor®含有活性成分三氟草嗪(trifludimoxazin),是20年来首款具有新型作用模式,用于灭杀禾本科杂草的除草剂。巴斯夫接下来计划申请获得Tirexor®在亚洲、南美洲和北美洲的登记。Tirexor®作用迅速,使用灵活,为农民提供了控制杂草的新的基础产品。另外,它具有持久的残留活性,并在低使用率的杂草上显示出强大的性能。Tirexor®能够适用于多种农作物,如玉米、大豆、谷物、花生、柑桔等。巴斯夫农业解决方案部除草剂全球战略营销副总裁PeterWeinert说道:“Tirexor®使用一种新颖的结合机制实现对阔叶杂草和禾本科杂草的最佳控制,这些杂草已明显出现杂草抗性问题。这款除草剂将为种植者带来更多选择,帮他们更有效地实施杂草控制并填补杂草防治程序中的空白。”同年,巴斯夫新款多功能除草剂Voraxor®(三氟草嗪+苯嘧磺草胺)获澳大利亚农药和兽药管理局批准登记。这项新的登记将有利于澳大利亚小麦、硬质小麦和大麦的种植者扩大苗前杂草防治谱,延长杂草防治时间。预计Voraxor®在2021年谷物生长季可作为芽前残效除草剂使用。巴斯夫农业解决方案高级投资组合经理Stuart McLaverty表示:“我们很高兴推出这一款具有全新功能的重要工具,它可以同时完成多项工作,并帮助种植者弥补杂草控制计划中的现有差距。Voraxor®能快速击倒在准备播种前已然浮现的多种阔叶杂草。当纳入播种程序,它能在长达12周的时间内持续控制16种主要阔叶杂草。”

  2、富美实革命性除草剂Overwatch®首登开启新十年2020年4月7日,富美实研发的一款革命性除草剂——Overwatch®(活性成分:bixlozone)在澳大利亚获得全面登记,将于2021年冬季种植季上市。这是Overwatch®在全球的首次亮相,在澳大利亚推出后,Overwatch®的全球版图将不断扩张,计划于2023年在欧洲上市,2023年以后在亚洲上市,2025年以后在巴西上市。据富美实估计,bixlozone的销售额峰值可达5亿美元。3、先达股份和华中师范大学联合创制开发的产学研合作新成果喹草酮(quinotrione)是由华中师范大学杨光富教授团队创制的基于喹唑啉二酮类全新骨架的高效活性分子。2016年,喹草酮转让给先达股份,此后,先达股份着手进行喹草酮的登记和产业化。喹草酮的拟获登记标志着该创新除草剂向产业化又迈进了一步。喹草酮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在全世界内首次实现了HPPD抑制剂类除草剂应用于高粱田防除单双子叶杂草,解决了野糜子、虎尾草等高粱田恶性杂草防控的技术问题。专家组在观摩喹草酮田间试验现场时认为喹草酮是全球第一个真正可以安全高效应用在高粱上的超高效除草剂,不仅克服了其他高粱田除草剂极易出现药害的问题,而且解决了高粱田野糜子等“超级杂草”无药可治的技术难题。先达股份预计该专利产品将给公司带来良好的经济效益。

  4、掌握除草剂抗性解决方案=掌握除草剂的未来(1)2020年4月1日,巴斯夫Alite® 27除草剂(活性成分:异噁唑草酮)获美国环保署(EPA)登记批准,用于大豆田中除草。Alite® 27为种植者提供一种全新的作用方式,是第一个也是唯一可用于Liberty Link GT27大豆的group 27类除草剂。与传统的苗前除草剂相比,Alite® 27具有较低的使用量和较强的罐混兼容性,可与其他苗前除草剂罐混使用,以改善除草剂抗性问题。巴斯夫农业解决方案市场经理Darren Unland表示:“种植者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抗性杂草,而大豆市场需要一种新的活性成分来应对它们。”(2)2020年4月24日,科迪华创新除草剂Loyant®获得了西班牙紧急登记,用于水稻种植过程中苗后除草。Loyant®是科迪华开发的首个基于活性成分Rinskor®(氯氟吡啶酯)的制剂,氯氟吡啶酯是合成植物生长素类新家族芳香基吡啶甲酸类的第一个成员,为防止水稻中的阔叶杂草、莎草和禾本科杂草带来了全新、可供选择的作用方式。因此,包括抗性物种在内的一些杂草防除程序使用Rinskor®活性成分将有利于作物变得更高产。Loyant®所具有的广谱、灵活、对环境安全等特点使它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成为种植者改善种植的重要工具。

  (3)2020年10月29日,美国EPA批准注册巴斯夫Engenia®除草剂,用于耐麦草畏的大豆和棉花。基于巴斯夫专有的BAPMA技术,Engeni®提供了市场上最先进的麦草畏配方,能控制200多种阔叶杂草,包括抗草甘膦杂草。巴斯夫还将继续与美国环境保护署和各州机构合作,提供强有力的培训计划,以确保农民和施药者接受新除草剂标签要求的培训。巴斯夫农业解决方案美国作物技术服务总监Rick Chamblee表示:“了解适当的应用技术和了解产品标签要求,对于最大限度地实现Engeni®的目标应用至关重要。巴斯夫将继续致力于新制剂配方的开发,为农民提供更多控制抗药杂草的解决方案,并生产针对性应用产品。”(4)近年来,清原农冠重磅推出了4款全新的专利化合物,覆盖小麦(环吡氟草酮、双唑草酮)、水稻(磺草酮)、玉米(苯唑氟草酮)三大作物。清原农冠从“新化合物研发”和“基因编辑靶向育种”两个维度来着力解决杂草抗性问题,源源不断推出新的解决方案,为我国乃至世界最重要的粮食作物的下一个20年准备好了杂草抗性解决方案。未来5年,清原还将陆续上市6个新专利化合物,届时清原在售的除草剂专利化合物将达到10个,或将成为全世界商业化除草剂专利产品最多的公司。




上一篇:究竟致不致癌?草甘膦又出幺蛾子--健康·日子--人民网
下一篇:医生不建议购买的9种食物看看你家中招了吗?